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1216章 我真的會閹了你的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第1216章 我真的會閹了你的

作者:秦雲蕭淑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22:23:34 來源:shuquso

-

[]

“是!”常鴻重重點頭。

而今他已經手握數萬禁軍,又是虎侯,早就是超級大人物,但依舊替秦雲鞍前馬後,做著日常工作,從不懈怠。

“對了,陛下。”

“這封信是老祖留給您的,微臣已經去過白玉山,就不再去了,西涼那邊出了水患微臣必須要抓緊回去,否則有大麻煩。”玄雲子摸出一封信。

秦雲接過,蹙眉點頭:“你去吧,路上小心。”

玄雲子重重點頭,而後離開。

秦雲也在不久後,登上了馬車,快速前往白玉山。

快一年了,他冇有打擾過清平庵,說不想去看看李幼薇也是假的,上元節那一夜她哭的很傷心,不想走,但卻又不想違抗師命。

這一次,於公於私,都應該去一趟。

他在馬車中,打開了知白的信,他老已經故去,看著信難免觸動。

信件很長,密密麻麻全是字。

其中寫下了他和靜一的事,從上元節離開後,二人的關係其實有了一點點的破冰,至少能對上話了。

往後的一年裡,靜一對他依然冷漠,但不再是見到他就打,有時候甚至能說一說過去的事。

久而久之,知白住在山上,卻是清平庵門前的常客,砍柴挑水,什麼都做。

最終,靜一告訴了他母親的墳墓。

在信的最後,知白老頭懇請秦雲,能夠多多照料清平庵一些,特彆是靜一,她有心魔,容易得罪人,犯下死罪。

言詞,完全就是一個老父親的遺言。

看完,秦雲感同身受,放下信封,久久無言……

他現在也是好幾個孩子的父親了,生離死彆他根本不敢想象,慕容舜華懷著天瑤的時候險些垂死,所以天瑤從小就有些體弱多病。

每次聽到女兒喊父皇,說自己冷的時候,秦雲都恨不得把太陽摘下來取暖,天底下,哪有父親不疼自己閨女的?

許久後,白玉山到了。

青山如初,微風習習。

在錦衣衛的開路下,他迅速找到了山後的墓碑,也就是知白曾負女人的長眠之地。

這裡很安靜,安靜的隻能聽見鳥蟲之聲。

墓碑被打掃的很乾淨,並且添了新墳,那是知白的墓,就在女人墳墓的對麵,但要矮三寸。

就彷彿,他在贖罪。

秦雲見狀心中又是歎息,擺擺手,讓所有人都退下,不要叨擾清淨。

輕輕走上前,看著那道如同石化的白衣高挑身影:“人死如燈滅,有些事,你該放下了。”

靜一眼睫毛微微顫動,憂鬱的臉頰真的很美,棱角分明,具有銳氣。

她冇有回頭,彷彿也不意外秦雲的到來,乾涸的紅唇輕啟,聲音嘶啞:“若非血緣關係,我可能早在一年前就殺了他。”

“但時至今日,他死了,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或許我原諒他,他不會坐化,但我孃的委屈又有誰來理解?難道我錯了嗎?”

秦雲歎氣,儘力開解:“你冇錯,你肯定冇錯。”

“人心都是肉長的,做錯的人就該付出代價,比起刑法,更讓人痛苦的至死的悔恨。”

“當年的事,本就存在一些誤會,知白其實也算半個受害者,他並不知道你娘懷了你。”

“現在人死了,再去追求什麼對錯,不再有意義,活下去的人應該好好珍惜時間,不要讓悲劇再次上演。”

靜一本來聽的很認真,但聽到最後一句,清冷眸子掃來,譏諷道:“看來你還是賊心不死,打著幼薇的主意!”

秦雲淡淡一笑,伸手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香燭,給知白老道的點上。

不緊不慢道:“你錯了,朕來,隻是送知白一程,然後受他之托,開解一下你。”

“至於幼薇,朕知道她過的好就行,愛不是控製,而是成全。”

靜一不滿蹙眉,秦雲越是平靜從容,她就越不爽。

“你是在指著我控製幼薇嗎?”

秦雲點燃香燭,回頭看她:“朕可冇有,你不要用那個眼神看朕,朕又不欠你錢。”

“你心裡難過,就哭出來,犯不著跟朕說話帶刺。”

靜一玉手一攥,怒火被挑起,怒視秦雲:“難道就冇有人說過你太自以為是了嗎?誰告訴你我難過的!”

秦雲撇嘴,但心裡是放心的,至少靜一還能瞪眼,還能有情緒,就怕她一言不發,悶在心裡。

知白老頭,在泉下也可以放心了。

“不說這個了?幼薇最近怎麼樣?”

靜一冷笑連連,頗有一番風情:“陛下,你是否太過分,你一個男人,問尼姑近況?!”

秦雲道:“尼姑怎麼了,尼姑不是人嗎?”

“你就告訴朕她好不好就行了。”

靜一有種想撕了他泄憤的感覺,但卻又很無力,首先殺不了,再其次秦雲倒了,大夏基本也就倒了。

最重要的是,愛徒李幼薇會怎麼想?雖和秦雲一年分彆,可那丫頭……

“她很好,不需要你來操心。”

秦雲點點頭,很放心,這深山幽穀修行也算適合幼薇那顆天真清澈的心,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那就好,還有你也一樣,多多保重,否則老了就不好看了。”

靜一隻覺得一股怒火從玉足漲到了額頭,雙眸一厲,殺氣四溢:“你說什麼?!”

秦雲猛的退後三步,第一次跟靜一朋友一樣的對話,下意識輕浮了點。

立刻道:“不要激動!”

“朕隻是受了知白的遺言囑托,多多照料於你,所以希望你能高興一點,不要想多了,你是幼薇的師傅,尊師重道朕是明白的。”

他本來不說,靜一還冇有聯想到這一層,但此刻說了,反倒越描越黑。

靜一玉臉難看,她也不是冇有聽說過外麵的事,覺得這個混賬皇帝,真敢有那些荒誕想法。

“秦雲,你不要來挑戰我的底線,我真的會閹了你的!”她咬牙切齒的說道,玉手攥緊,怒不可遏。

秦雲被她那樣子嚇了一跳,知道她想歪了,無語的擦了一把汗水,自己怎麼可能打靜一的主意,這都是哪跟哪的事。

這時候忽然,豐老閃身而來,但卻不是防備靜一,而是在秦雲的耳邊低語了幾句什麼。

頓時,秦雲的臉色微變,神情肅穆。

“有這麼巧合的事?”他嘀咕一聲,而後道:“罷了,得先回宮一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