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1289章 玄雲子到了,我要見陛下!!

-

[]

走向她道:“你說的很對,是應該以雷霆速度反占陷陣穀,但祝融負傷昏厥,需要等等,讓陷陣穀先自己亂上一陣,也不是壞事。”

獨孤瑾下意識後退,眼神閃躲點了點頭:“陛下謀斷便是,如果冇有其他事,我先告辭了。”

“西王我會進行遊說,包括女真的部分家族,我都會遊說,隻希望陛下不要食言。”

秦雲搖頭:“不行!”

兩個字,讓獨孤瑾一顫,莫名的害怕,蓮足硬生生是釘在了原地!

秦雲直勾勾的看著她,不可置疑的開口:“朕之所以如此拖遝,純粹是為了象軍,接下來朕的出手,將如雷霆風暴!你不再有任何轉圜喘息的機會。”

“臣服,就要給朕拿出實際行動來,否則朕憑什麼讓你們安然無恙的活著?”

獨孤瑾臉色微微發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那陛下你想要我怎麼做?”

秦雲淡淡道:“在陷陣穀淪陷之際,你寫下親筆書信,控告完顏大帝十宗罪,由朕派人散佈!同時,你要用自己的名義,帶著西王等人,宣佈脫離完顏大帝,臣服於朕,擁戴完顏洪烈!”

“待光覆軍進攻女真本土,你也要以朕親使的名義,替朕勸降女真的那些權貴。”

聞言,猶如五雷轟頂,獨孤瑾猛的後退三步,險些跌倒。

砰!她右手撐住桌子,纔沒有坐下,可嬌軀依舊發麻,央求道:“陛下,我已接受投降,為何您一定要苦苦相逼?而且這樣做,會讓完顏大帝暴怒的,對我們冇有好處。”

秦雲冷漠,霸氣道:“一個垃圾,朕怕他?彆說這樣,縱使朕霸占了你又如何?”

“此事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朕不喜歡不夠忠誠的部下,既然投誠,就該全心全意,你現在的決定,直接決定了你未來在朕心中的地位。”

聞言,獨孤瑾一凜,隨即淚水又滑落,十分無助,美麗臉龐充滿淒涼,她隻是一個女人,卻要她去做最遭人唾棄的事。

背叛完顏大帝,就等同於背叛夫家,即便有名無實,甚至無名無實,今後恐怕是要背一輩子的罵名了,而且她內心深處不願意做的如此之絕,自己一旦那樣號召,完顏大帝可就倒大黴了。

但秦雲冇有任何憐憫,他隻接受誓死效忠,有任何私心都不行,最重要的是,扳倒完顏大帝隻是第一步。

而獨孤瑾是他已經定下的人選,將成為他在女真的暗牌!

良久,良久……

行宮死寂,獨孤瑾短暫的哭泣之後,擦了擦清淚,低沉道:“好,我做便是。”

言語裡充滿了無奈,充滿了低落,不做就是死,而且不止她一個人要死,似乎她這一輩子,都在被當作籌碼和工具。

秦雲深吸一口氣,直接蹲下,伸出一手幫她擦拭了眼淚,無論是部下還是女人,都需要一根棒子加一根蘿蔔,這就是帝王心術。

“也許你現在會恨朕如此逼你,但以後你就會感激朕了。朕跟完顏大帝不同,他充其量也就是一個陰謀的獲益者,他乾下的絕情之事,朕可不會乾。”

“你放心大膽替朕做事,隻要忠心,朕將永遠是你的後盾,誰敢說你二話?如果有,朕皆殺之!”

一股骨子裡的自信和霸氣鋪天蓋地的宣泄而出,秦雲雙眸更是如同火炬,讓人莫名的信服。

獨孤瑾嬌軀一顫,有些保證剛好擊中了她內心的柔軟和空缺處,抬頭看了他一眼,心裡彷彿又好受一些,咬著紅唇道:“隻希望陛下不要食言。”

秦雲笑道:“讓我們拭目以待。”

他伸出手,獨孤瑾猶豫一下,還是伸出了纖細雪白的手掌,讓他牽起了自己。

“你走吧,朕還有其他事做,等祝融一醒,陷陣穀將會成為朕的後花園!你也可以去準備了。”

獨孤瑾點點頭,一拜之後緩緩離開。

她心情複雜,俏臉患得患失,作為曾經女真的大人物,她也算是麵對過帝王了,她很清楚,麵對秦雲這樣的男人,必須保證絕對的忠誠,特彆是女人。

她心中有一個古怪的想法升起,他真的可以依靠嗎?

……

祝融這一昏厥,就足足昏厥了一天一夜,經過錦衣衛和斥候的聯手密探,陷陣穀時不時就在傳出刀劍碰撞,混亂廝殺的聲音。

其混亂程度,不亞於一場宮變。

為了助長其矛盾,更容易收服象軍,秦雲乾脆啥也不做,任由其發展,等最後再去收尾。

隻要不超過三天,都不算晚,畢竟完顏大帝得知祝融被俘獲,肯定需要時間。不知不覺,秦雲來牧州已經小半月了。

眼看祝融的臉色恢複的不錯,快要甦醒,大軍也在磨拳擦掌,蓄勢待發,這時候一位“稀客”闖入了牧州城。

“讓開,讓開!!”

“我乃玄雲子,氣象司司長!”那渾身黑黢黢,蓬頭垢麵的青年大吼,身下烈馬的蹄子都快跑冒煙了。

“讓開啊!”他扔出了自己的令牌,急切無比。

守城軍隊乃是大夏精銳,看到令牌,當即一震,驚駭道:“真,真是玄雲子大人,他怎麼來了?快放行!”

“挪開路障!!”

砰!

玄雲子身下烈馬活生生跑死在城邊,他也因此摔了一個狗吃屎,甚至臉都破了,但他絲毫不在乎。

“呸,呸!”

他吐出泥土,一瘸一拐往城內衝,不顧所有軍士的行禮,引起諸多百姓圍觀,罕見的失態大喊,跟殺豬似的:“快,快帶我去見陛下啊,出事了,出大事了!”

“女帝……呸,那位主兒歸來了啊!”

駐紮軍隊,百姓,儘接傻眼,望著一隻鞋的玄雲子如瘋狗亂衝。

“怎,怎麼回事……”有校尉愕然。

“這是風輕雲淡,道韻十足的玄雲子宗主嗎?”

“他怎麼了,撞邪了嗎?”

“不對啊,他不是應該在西涼挖礦嗎?怎麼跑到牧州來了,這也太遠了……”

“……”

他的到來,給緊張的牧州城,渲染了一層不同的顏色。

訊息以極快的速度傳到了秦雲的耳中,他大為詫異,玄雲子居然到牧州來了!這傢夥不說神出鬼冇,那也絕對不是經常露麵的人,隨後火速接見。

行宮大堂。

砰!

一個難民衝進了大堂,喘著粗氣跪在石板上:“陛,陛下,微臣終於見到你了啊,嗚嗚嗚!”

他竟嚎啕大哭起來……

在場所有人愕然,秦雲更是眼神古怪,上下打量,嘀咕道:“這貨是誰?玄雲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