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1299章 黃泉路上,頌朕真名!

-

[]

祝融冷漠一笑,野性的眸子裡燃燒著仇恨,渾圓**踩在象頭上,一字一句咬牙:“我從來就不是女真人,我隻是祝族的人,既然完顏大帝過河拆橋,那我就讓他知道,什麼叫做代價!!”

“祝族和象軍的血債,你將要血償!”

聞言,梵慶也知道冇有說服的希望了,祝融不可能放過自己,隨即他變的異常暴躁,開口咒罵。

“你這個賤人,膽敢背叛女真,膽敢勾結外敵,你終有一天要付出代價!你會後悔的!”

“帝後會為我滅你滿族!!”他發狂嘶吼。

祝融本就是一點就燃的女人,脾氣彪悍,更不要說滔天的仇恨加持,她當即拔出彎刀,要駕馭象王屠殺梵慶。

但她美眸餘光掃到了一個英武的身影,緊咬紅唇,最終壓下了憤怒,不敢造次。

那一刻,一陣風從山穀遠方吹來,帶著一絲涼意,枯黃的樹葉沙沙作響,宛如死亡的號角,怎麼聽怎麼頭皮發麻。

還在憤怒咒罵的梵慶一顫,臉色逐漸變色。

秦雲的追兵到了,是慢悠悠而來,一字排開,鋪天蓋地,背後是主戰場的廝殺,但都已經進入尾聲,這批雜牌軍已經大規模的投降。

“梵慶,跑啊,你怎麼不跑了!”他戲謔的聲音響起,環繞四周,跟剛纔梵慶囂張得意的口吻一模一樣。

“啊……”一千多女真人發出驚懼的唇音。

梵慶的臉可謂是被打的啪啪作響,但此刻卻來不及臉紅,眸子忌憚,回頭道:“大夏皇帝,你想乾什麼?”

“朕想要做什麼?不如你來猜猜看,你稍後會不會有血光之災?”秦雲賊笑,但怎麼看怎麼恐怖。

夏軍從將領到士兵,紛紛露出笑容。

梵慶麵紅耳赤,咬牙威脅道:“你不要太囂張!我警告你,我的背後是帝後,是整個女真,你殺了我,你會惹上大麻煩的!”

“哈哈哈!”

整個夏軍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紛紛鄙視怒罵:“哈哈哈!你以為你是誰?”

“你女真算個什麼?”

“狗東西,怕了?”

“帝後,女真?你覺得他們能讓陛下妥協?”

秦雲還冇有說話,四周軍士就讓梵慶的臉色鐵青,遭遇了羞辱,但他自知今天插翅難逃,語氣軟了下來:“陛下,給我一個機會,也給大夏一個機會!”

“我死了,陷陣穀失陷,大帝會震怒的!不如讓我回去,作為中間人,為兩國的和平談判做一些推動?我可以說動帝後和大帝熄戰的!咱們打下去,冇有好處,陛下,請三思啊!”

他滿眼期望,徹底慫了,說話還將自己放在了一個道德製高點,好像是為秦雲著想一般。

秦雲當即就噗呲笑出了聲,這貨特麼上輩子是演員吧?變臉比呼吸還簡單:“噢?和談嗎?”

梵慶見狀大喜,彷彿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後的救命稻草,從千人殘軍中走出,麵對黑壓壓的大軍,幾乎討好掐媚道:“陛下,冇錯!”

“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我是帝後的堂哥,她會給我這個麵子的,而且女真國內有很多我的朋友,都是位高權重的貴族,他們不希望戰爭,想必貴國也不願意吧?彆忘了,北方還有一個匈奴在坐山觀虎鬥啊!”

此刻,很多人看向秦雲,特彆是祝融,生怕秦雲同意。

其實梵慶這狗東西有點腦子,陷陣穀丟失,女真屏障和依仗冇有了,女真高層被迫之下,或許真的會選擇和談,他也不用受到太大的處罰,一切都可以推給祝融。

但秦雲深知,這種傢夥優勢就喊打喊殺,囂張無比,劣勢就求饒講道理,他隻要回到女真,多半要更加狠辣的對抗大夏,其言不可信!

逐漸平息的戰場,瀰漫著一股血腥味,整個山穀變的很安靜。

女真人汗流浹背,大氣都不敢喘,等待著秦雲的回話,是生是死,全在一念之間。

秦雲冇有說話,而是淡淡的拔出帶血的長刀,刀體閃耀,顫鳴不止,他招了招手:“何談可以,你先過來。”

咯噔!

女真人的心抖動一下,梵慶的臉比殺豬還難受,顫抖道:“陛,陛下,您這是什麼意思?”

“我若放棄抵抗,您能發誓不殺我嗎?”

秦雲冷笑:“這個世界上,冇有敵人可以讓朕發誓,既然你投降,那就拿出誠意來。”

現場僵住,梵慶臉色難看,不肯上前。

秦雲陡然大吼,殺氣噴湧,偉岸的身軀猶如一尊神:“滾過來,一步一叩首,向大夏英靈贖罪!!”

一千多女真魁梧將士,儘皆一顫。

梵慶冷汗直流,臉色蒼白,在巨大的壓力之下,一咬牙,最終選擇了妥協,屈辱的緩緩下馬。

但他遲遲不跪,畢竟這跪下了,回了女真也要被完顏大帝扒皮抽筋,太丟人了,在家門口給敵人下跪。

“你是聽不懂陛下的聖諭?”燕忠逼近,不爽開口,大有脅迫的意思。

哢哢哢!

梵慶被逼,手骨捏的作響,掙紮不已,他知道這代表了什麼,但貪生怕死占據了更多的位置,最終骨頭一軟,砰然跪下。

一千多女真軍士有害怕的,也有想拚死一戰的,但無一例外,此刻臉色極度難看,主將給人下跪,恥辱啊!!

砰!

梵慶就這樣在萬眾矚目,四麵楚歌之下,青筋暴露,一步一叩首,向著秦雲而來,那一刻,場麵震撼極了。

這不僅僅是下跪,更代表了完顏大帝的女真帝國,被扣上了一頂恥辱的帽子,甚至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輸了戰爭,也輸了骨氣!

“哈哈哈!!”大笑不斷,夏軍鄙夷。

梵慶臉色通紅,但就當冇聽見,繼續下跪,整個過程,時間很快,但對於他來說卻是度日如年!

終於,他跪到了秦雲的跟前,抬起頭擠出一個難看且掐媚的笑容:“陛下,您看這樣可以嗎?”

秦雲滿意一笑,隨即笑容停止,俯下身體:“可以了,但記住,黃泉路上,頌朕真名,罪孽削半。”

聞言,全場震動,熱血逆流!

梵慶渾身一僵,隨即反應過來,眸子睜大,充滿驚懼和憤怒:“你敢出爾反爾!”

秦雲抽刀,淩厲到睥睨一切,大喝:“那又怎樣?死!!”

“不要啊!!”梵慶發出慘叫,看著長刀大腦一片空白,甚至忘記了躲閃。

所有人露出笑容,祝融也鬆了一口氣,但她微微可惜,便宜了梵慶,不能自己親手斬殺。可突然,那千鈞一髮之際,一聲大吼傳了過來,震耳欲聾!

“陛下,刀下留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