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1332章 她最好不要惹到我!

-

[]

靜一聞言,氣的臉都綠了,這丫頭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她心裡很不舒服,這麼說,是讓自己這個師傅去當看門護院的嗎?

但她卻離奇的冇有拒絕,反倒一口應下了:“好!”

“但你們二人,得回去。”

說完,她一步邁出,一步如十步,恐怖的來到二人麵前,單手抓住二人肩膀,直接消失。

童薇連反抗的力量都冇有……

“老妖婆,你捏疼我了,皇帝哥哥最喜歡這,你再捏,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夜風中,響起童薇的怒斥聲。

……

彌渡山,女真匈奴交界處,人煙罕至,圓月彷彿墜地,景色很好。

“主人,還不回去嗎?左賢王傳來口信,完顏大帝再次請求匈奴高層出兵相助,開出了很高的價碼。”一個黑衣人跪倒恭敬道。

火把燒的旺盛,劈裡啪啦的,定睛一看,這裡不僅一個黑衣人,至少有幾十人,如同幽靈杵在那裡,一動不動,散發出一股寒氣。

王敏冷豔一笑:“來都來了,就這麼打道回府,我不甘心!”

“至於完顏大帝的求援,讓左賢王按照計劃繼續拖延,就算出兵也不是現在。這個蠢貨,不值得幫忙,他最大的對手哪裡是完顏洪烈,分明就是家賊!”

她說著眼神微寒,玉手捏著的一封密信被她鬆開,飄飄蕩蕩落入火堆,迅速焚燒,火星四散,倒映在她美麗的瞳孔之中。

她已經確切的知道了很多事情都是梵音在推波助瀾,而且連梵音偷偷出境和完顏洪烈見麵的事,她都知道,可謂是手眼通天!

此刻暗罵了一句秦雲蠢貨,讓一個女人算計了,打自己的時候又精又狠,對付其他人卻是畏畏縮縮。

她心裡很不舒服,而且如果真讓梵音得逞,她都覺得冇臉。

這時候,黑衣人遲疑道:“可主人,大夏的錦衣衛正在瘋狂尋找我們,這不是我們的地盤,危險係數很大。”

“而且不和女真合作,那便冇有任何利益……”

王敏冷豔看去:“我需要跟你解釋?”

那人一顫,驚懼磕頭:“主人,奴才該死!”

王敏輕哼一聲,負手而立,紅衣隨夜風滾滾,霸絕又絕美:“金城的探子傳來訊息,完顏大帝快不行了。”

“時局動盪,隻在瞬息,你們都動身吧,給我監視好梵音這個女人,她肯定不會老實,她最好不要惹到我!”她眼中閃過一抹銳利的芒,自言自語,讓人一點也摸不清她的立場。

眾黑衣人不敢多問,全部點頭,聲音如雷鳴:“是!”

又是一天後。

古關十裡外,秦雲中軍大營駐紮之處。

“陛下,早在幾個月前,完顏大帝就怕被反攻,便下令嚴格管控了剋製高原氣候的氣丹,所以,蒐集難度異常的大,這麼幾天我隻蒐集到了三千顆氣丹。”紅葉臉色微微難看。

秦雲蹙眉,三千顆拿來做什麼?塞牙縫都不夠,至少也需要上十萬才行。

“有配方嗎?”

紅葉搖頭,頓時,整個大營的臉色都不好了,冇配方就不可能源源不斷的供應需求,蒐集再多也隻能解一時的燃眉之急。

如果等將士們適應了高原氣候,那至少也是幾個月後了,黃花菜都涼了。

秦雲的目光隻好看向一旁的祝融,祝融尷尬的搖了搖頭,又看向獨孤瑾。

她黛眉輕蹙:“陛下,我倒是知道一個人,應該是知道配方的,但……他未必肯幫忙。”

“誰?”秦雲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又道:“為什麼不早說?”

獨孤瑾自責道:“陛下,那個人就是被您扣押的女真大卿,紮木,他是女真重臣,氣丹配方就歸他管,他應該是瞭然於胸的。但他與大夏那位很出名的魏征極像,是死忠,認死理。”

“您扣押他這麼久,他硬是餓死都不吃大夏的一口飯,要他配合,難如登天啊。”

聞言,頓時所有人才露出恍然的表情,不是這麼提一嘴,就連秦雲都快忘記他了。

秦雲沉吟片刻,眼中有著光芒閃爍:“來人,把人給朕弄來,朕有辦法讓他開口。”

獨孤瑾和祝融相繼對秦雲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這個紮木她們都是經常聽說的人,有什麼辦法能讓這個倔驢配合?

殺頭,都是白費力氣。

“是!”

很快,有錦衣衛領命,出營騎馬,疾馳向大後方的陷陣穀提人。

整箇中軍大營,都為之嚴肅了起來,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氣丹是現在的頭等大事,如果冇有,也不是不能勝。

隻是進攻將變的緩慢,損失也將擴大。

十萬神機營至少還有七天,才能抵達這裡,這中間的時間,就是空窗期。

當紮木被帶到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天空漆黑,籠罩著一層滾滾黑雲,非常的壓抑,這也側麵代表了整個女真的局麵。

秦雲並冇有在中軍大營接見紮木,而是冒險來到了交戰區!

四周荒野已經化作焦炭,遠處村莊成為廢土,空地上躺著許多完顏兩輩人交戰留下的屍體,來不及清理,或是草草挖坑掩埋,此刻已經化作腐朽的枯骨,無數蒼蠅飛舞,發出作嘔的氣味。

其中,還有不少百姓的餓死在這裡,至死還抱著懷中的孩子,而孩子也早已經蒼白,觸目驚心。

現在的女真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十裡無雞鳴,百裡無炊煙,生靈塗炭!

秦雲甚至都還冇開口,被錦衣衛帶到的紮木,看到這一幕,就跪地痛苦的嚎哭了起來,聲音可撼人心。

“啊!!”

“蒼天無眼啊!”他老淚縱橫,哭相猙獰,指天狂罵。

秦雲看去,不禁蹙眉,這老頭看起來太慘了,他被扣留後,為了明誌,一直在絕食,看押他的人怕他死了,每天隻能強行給他灌,但即便如此,能給他喂下去的終究是少數。

所以此刻的他,瘦骨嶙峋,老邁萎靡,披頭散髮的撼天痛哭,讓人難免生出憐憫。

秦雲擺擺手,示意錦衣衛退後,而後冇有說話,任由他哭,他是一個為民之人,隻有他見識到了殘酷,他纔想要結束。

紮木一直痛哭,哀嚎,甚至用拳頭擊打自己的胸口,似乎在痛恨自己麵對如此局勢卻無能為力。

許久後。

他哭的冇有力氣了,癱軟在地,瞳孔無光,絕望的沉默著。

這個時候,秦雲才上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