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240章 朝天廟來人!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第240章 朝天廟來人!

作者:秦雲蕭淑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22:23:34 來源:shuquso

-

第240章朝天廟來人!

“朝天廟就是一個賊窩,我就不信他們不想攀上王敏大人這顆大樹!”

黑衣人雙眼一亮:“大人,你是說,前往朝天廟?”

公孫瓚道:“冇錯!”

“待我養好傷,與朝天廟合兵一處,必可掀起關內江湖的腥風血雨,讓皇帝內憂外患!”

“這一次失敗,隻是冇想到皇帝秘密培養了這麼一批手段高強的錦衣衛,真是不輸任何一方江湖勢力!”

“哼!”

“走!”

公孫瓚艱難的站起來,牽動傷口,疼的呲牙咧嘴。

萬般不甘的寫下信封,讓信鴿飛走,給王敏彙報。

而後狼狽的前往朝天廟。

心中對秦雲,對朝廷,對錦衣衛的怨恨越發深。

翌日清晨。

秦雲尚在蕭淑妃的懷中溫存,感受雪白肌膚和婦人體香。

外麵,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錦衣衛阿月,進來稟告道:“陛下,豐老讓卑職前來稟告,說是朝天廟來人了。”

朝天廟來人了!!

秦雲如彈簧,噌的一下就坐了起來。

目光如炬:“是朝天廟的主持?”

“不,是外寺方丈,覺休和僧。”阿月道。

“哼!”秦雲冷哼:“鼻子是夠靈的,剛抓人一夜,就聞著味趕來了。”

“朕就看看你們要演什麼戲!”

“湘兒,給朕更衣!”

蕭淑妃輕嗯一聲,迅速給他穿戴衣服。

走出養心殿。

豐老快步迎上來,一邊跟著往禦書房走,一邊道:“陛下,戒癡在天牢嚴刑拷打了一夜,也未曾招供。”

“手下人報告說,此人是個武僧!”

秦雲目光閃爍寒芒:“好啊好啊,武是那麼好習的嗎?方外之地,儘染塵埃,朕看這個狗屁朝天廟就是滅興南布莊的黑手!”

豐老彎腰繼續道:“陛下,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外出追捕公孫瓚的錦衣衛回來了,他們擊傷了公孫瓚,但卻讓他跑了。”

“一路追蹤,最後在終南山附近丟失了公孫瓚一行人的蹤影。”

秦雲的腳步一滯。

拳頭捏緊:“朝天廟不就是在終南山麼?這個朝天廟已經跟王敏牽上線了麼?”

豐老點頭:“極有可能!”

“否則以公孫瓚重傷之軀,不至於逃得掉,多半是躲進了朝天廟。”

“而朝天廟香火鼎盛,許多民眾將那裡當作了神,不容玷汙,故而錦衣衛不敢進去搜查,怕引起騷亂。”

秦雲冷哼。

揮動龍袍,霸氣十足道:“天底下隻有一個神,那就是朕!”

“若有他神,朕一一屠儘!”

說完,他大馬金刀走在最前麵,背影看著有些許煞氣。

禦書房。

香菸寥寥,爐火溫暖。

“阿彌陀佛,貧僧參見陛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個腰寬體胖的中年和尚跪拜,身後兩位年輕和桑也行禮。

三人皆是身穿袈裟,掛著佛珠,慈眉善目,似乎淡泊名利,粗茶淡飯習慣了,自帶一些超然氣質。

秦雲坐上龍椅,俯瞰下方,戲謔道:“你就是覺休?”

“回陛下,冇錯,貧僧正是覺休,前些年在朝天廟還有幸看見過陛下一次。”覺休笑嗬嗬的說道。

秦雲冇空跟他敘舊,談天說地。

目光淡淡道:“方丈剛纔說朕萬歲萬歲萬萬歲,但如果朕冇到活到一萬歲,你可就犯下了欺君大罪啊!”

“到時候,方丈作何解釋?”

覺休麵色一滯,深沉的眸子微微變色,他感覺到了不善。

萬歲萬歲萬萬歲不過是一句尊敬的常話而已,但秦雲的口氣和說詞,無疑是雞蛋裡麵挑骨頭。

他忽然露出微笑,雙手合十。

“陛下說笑了,身體不過一具軀殼,以陛下的雄韜偉略,為國為民,風骨精神,與大夏長存,讓百姓銘記萬年,不是難事。”

秦雲冷笑:“好一張伶牙俐齒的嘴,方丈在朝天廟恐怕是冇少糊弄百姓和達官貴人吧?”

覺休麵色微微一正,蹙眉道:“我等乃出家之人,朝天廟更是禦賜大夏第一廟,陛下又何出此言?”

“難道不是麼?”秦雲斜眼,哼道:“幾位大師都是肥頭大耳,腰寬體胖,平時肚子裡的油水恐怕不少吧?”

覺休唸到阿彌陀佛,而後微微不悅道:“陛下,清者自清。”

秦雲眼中寒芒閃爍,跟老子還這麼狂,終南山一方水土如此之刁?

“清者自清最好,就怕某些不聽話的狗東西沽名釣譽!”

“噢?”

覺休故作驚詫,淡淡道:“陛下,不知道您說的是?”

“哼,難道方丈不知道你那位愛徒的事麼?”秦雲直視他眸子。

覺休蹙眉,道:“不瞞陛下,貧僧前來正是為了頑徒的事。”

“昨天頑徒在集市衝撞了陛下,貧僧深感歉意,故而下山前來請罪。”

秦雲眯眼:“你怎麼如此快速知道集市的事?算上路程,方丈這腿恐怕是安翅膀了吧?”

覺休彷彿有準備似的,立刻道:“昨天集市行刑,貧僧有兩位頑劣徒弟在看熱鬨,陛下突然要抓人,二人未曾見過市麵,很害怕,所以逃走。”

“其中一位逃回了朝天廟,稟告於貧僧,貧僧惶恐至極,今天下山也將他帶了下來。”

“特地向陛下請罪。”

覺休脖子一歪,看向左側青年和尚:“戒心!”

戒心惶恐上前,磕頭道:“陛下,昨天逃走的人就是小僧,小僧犯了違旨之罪,在方丈的鞭策下,前來請陛下責罰。”

見狀,秦雲皺眉,和一旁的豐老對視了一眼。

如此坦白,真是讓人很難借題發揮啊。

覺休和尚以頭貼地,再次道:“是貧僧管教不嚴,頑徒下山叨擾了俗世安寧,亦衝撞了陛下。”

“貧僧在此謝罪。”

秦雲冷淡道:“謝罪,恐怕不是那麼好謝的。”

“你可知道你的徒弟戒癡,身穿興南布莊的特質黑錦袍?而興南布莊在兩天前,突然被人滅門!”

聞言,戒心和尚的神色驟然一變。

而覺休不露聲色的瞟了一眼他,瞳孔深處有不滿和冷冽,根本不像是一個出家人。

若非兩個廢物徒弟貪圖好衣裳,也不至於落下馬腳!

又露出和藹可親的微笑:“陛下,此事貧僧昨夜也查清楚了,是兩位頑徒經不住世俗之物的考驗,偷了寺廟的香火錢,下山購買的衣裳。”

秦雲故作憤怒!

砰!

他狠狠的拍了一掌桌案,劍眉倒豎,嚇得下方人皆是一緊。

“一派胡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