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307章 如何麵對江北父老?!

-

第307章如何麵對江北父老?!

很快,江北碼頭到了。

船舶停靠,卻無人煙氣,烏鴉呱呱,讓人頭皮發麻。

兩岸凍死骨,無人收拾。

屍骨猙獰詭異。

皆是死於鼠疫。

難怪回來的禦醫都說,人間煉獄!

秦雲看著四周,心如冰雪,冷的攝人。

咬牙道:“爾等皆是朕的子民,朕向你們保證,鼠疫若是人為,朕替你們伸冤!!”

錦衣衛們皆是低頭,算作默哀。

這時!

一道道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哈哈,快跑,我搶了一百兩黃金!”

“他孃的,這項家也太有錢了,裡麵全是金銀珠寶!”

“不發鼠疫,哥幾個還不知道呢?”

“嘖嘖,可惜了,本來想著趁亂把項家那個美豔小丫鬟弄來睡了,但來不及了,再不跑,咱們小命也得搭在裡麵。”

伴隨嬉笑聲的對話,清晰傳入了秦雲的耳中。

當場神情大變。

“給朕抓過來!”他淩厲開口。

頓時,十位錦衣衛消失原地,佩戴口罩,如蒙麵殺手似的。

隻不過一個照麵,隔著草叢的一群鄉野刁民被抓了過來。

“跪下!”

錦衣衛大喝!

十幾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麵的刁民便應聲跪下。

臉上寫滿了慌張,忌憚的看著秦雲等人,紛紛開口。

“你,你們是誰?”

“大爺,我把錢都給你們,你們不要殺我啊!”

“”

“一群刁民,你們如何能搶得了項家!”

“說,項家是不是出事了?!”

秦雲居高臨下的怒吼,心中有一股不好的念頭。

有刁民跪地求饒,結巴道:“大,大爺,我們就是隨手拿了點項家的東西,不是搶啊!”

“現在鼠疫橫行,到處都在死人。”

“項家又被神秘人圍攻,大戰混亂,我們一時起了賊心,才偷偷進去拿的。”

“不止我們幾個人啊,還有很多人都去偷了。”

“大爺,不要殺我們,我們知道錯了。”

秦雲心中一個咯噔,出事了!

“留一人,送他們去官府!”

“剩下的人,全速馳援項家!”

他又嘶吼:“快!”

那樣子,焦急都刻在腦門上了。

錦衣衛們頓時一驚,連忙上馬,馳援項家。

秦雲騎馬衝在最前麵,額頭有汗珠滑落,雙眼似乎有十萬火急!

孫長生剛找到解決的辦法,項勝男剛找到遺旨的下落,就遭遇圍攻!

這絕對不是巧合,是有預謀的滅口!

秦雲越想越急,一鞭子抽在馬的屁股上。

馬匹嘶鳴,踏破鐵鞋!

“等著朕!”

“等著朕!!”

“千萬不能出事啊,否則朝天廟那些狗日的就得逞了!”

“啊!!”

他嘶吼,下令:“快,快,快!!”

隆隆隆,幾十隻馬匹的蹄子揚起了漫天塵沙,飛馳遠去。

半炷香後。

項家府邸!

演武場烽火連天!

這個江湖名門,慘遭黑衣人襲殺。

黑衣人人數不多,但武力值很高!

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倒下,鮮血染紅了走廊,隱約間有刁民趁機偷取財務!

那麼大的院子,而今隻有演武場這一小片淨土,尚未被攻破。

一個黑衣蒙麪人,嘶啞著嗓子,抽刀指向演武場的項飛羽!

“老東西,交出孫長生!”

“否則,爾等將死無葬身之地!”

項飛羽國字臉上有血,有新鮮的傷口。

但他的氣勢卻不減,依稀能夠看見他曾經縱橫江湖的氣魄,蒲扇大的手掌持一杆金刀,指去。

怒吼道:“哼,你算個什麼東西?老夫縱橫捭闔的時候,你還冇有斷奶呢?”

“現在敢來威脅起我了,你大可以往前一步試試!”

“孫神醫乃治療鼠疫關鍵,豈可交給你們這群蛆蟲!”

他話音一落,項家子弟紛紛抽刀,殺氣如麻,表達了決心。

雖戰死無數,但依舊鐵骨錚錚!

那股氣勢,在項飛羽的領導下,讓一圈的黑衣人皆是麵色一沉。

這時候。

喀嚓一聲,一個高大的黑衣人走出,踩碎了燒焦的木塊。

眸子幽冷,冷酷而乾淨,不像草莽。

他平和開口:“項飛羽,何苦負隅頑抗?”

“你為皇帝儘忠,有意思麼?當初你妹妹可就是死在了大夏皇室的手裡。”

“嗬嗬,你難不成為了權力忘記仇恨,做皇帝的走狗?”

項飛羽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笑意。

豪氣十足道:“我可不是為了給朝廷儘忠,老子純粹就是想給你們這群垃圾找點不痛快!”

聞言,高大黑衣人的麵色冷了下來。

“你當真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麼?你項家雖然有點本事,但畢竟冇落了,全府上下就你還能入眼。”

“其他的,土雞瓦狗,不值一提!”

“我的人,甚至一個冇折!”

項飛羽身邊燃燒著項家大旗。

如此生死一線間,他還是不肯退步!

因為背後,是鼠疫的希望,孫神醫正在調整藥物,已經到了最後關頭。

“嗬!那又怎樣?”

他冷哼,有一股江湖高手的莽氣,又道。

“少來唬我,我項家精銳都在此,不服,就上來碰一碰!”

“鼠疫的根源就是你們這些人!想讓你項爺我退下?做夢!”

“老子若退了,如何麵對江北父老?”

“為禍天下的狗東西,我呸!”

一口濃痰,吐了出來。

險些濺射到高大黑衣人的臉上。

他徹底怒了!

也失去了耐心!

“給我把人抓上來!”

聞言,項飛羽的瞳孔收縮,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一刹那,他剛毅的臉驟然變色!

“勝男!!”

黑衣殺手,雙刀架在項勝男的脖子上,已經走到最前麵。

她一襲藍色長裙,身段過人,眉如遠山,迷人的眸子中帶著一絲憂色。

“桀桀桀”

高大黑衣人陰惻惻的笑,不屑道:“匹夫,你繼續囂張啊!”

“怎麼不說話了?”

“你剛纔不是態度很硬嗎?”

項飛羽幾乎要把牙齒咬碎,他就這麼一個親人了!

當年妹妹不能保護住,女兒還要死在自己眼前?

“放開她!!”

“否則老夫發誓,窮極一生之力,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嘶吼如咒怨,可怕到迴音隆隆。

高大黑衣人卻不以為意,嘴角露出一點玩味的笑容。

他探出一手,毫無老繭。

刺啦!!

項勝男蒙著臉的麵紗被扯下。

頓時,她花顏失色!

想要用手遮住臉部,卻被死死抓住,不能反抗。

就這樣,項勝男最不願意讓人看到的傷疤,公之於眾。

項飛羽見狀,青筋暴露!

嘶吼道:“你想死嗎!!”

高大黑衣人不在意,還發出陰笑:“嘖嘖!”

“傳聞項家女兒有沉魚落雁之姿,平時都帶著麵紗,不以真麵目示人。”

“我還以為是貞節象征。”

“結果冇想到,是為了遮羞啊,哈哈。”

“真醜!”

四周,黑衣人發出轟然大笑,尖銳刺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