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409章 這丫頭隻有十六歲?

-

第409章這丫頭隻有十六歲?

童薇人小鬼大,坐在那裡晃動修長雙腿。

“皇帝哥哥,好看嗎?”

她故意挺了挺腰肢,將魔鬼身材展露無疑,顛來顛去,能將人的眼睛都閃花了。

秦雲雙眼徹底血紅,如一頭野獸。

殘存的理智告訴他,必須得走。

一轉身想要逃,但童薇像是知道他的想法,赤著玉足衝上來,一把將其抱住。

秦雲感受到柔軟,和一絲芳香,渾身一顫,咬牙道:“你這臭丫頭,作死啊!”

“作死就作死唄。”

“人家就是喜歡皇帝哥哥。”

秦雲推開她,還要走,他感覺自己再多待一秒,就要徹底淪為野獸了。

“皇帝哥哥身上好燙,不難受嗎?”

她擋在門口,張開雙手,一切都若隱若現,甚至還頗為挑逗的舔了舔紅唇。

“我會一本秘術,能給你降溫。”

秦雲險些吐血,什麼狗屁降溫。

“讓開!”他雙手捏拳,有些生氣的說道,隔開幾米都能感受到他呼吸的火熱。

“不讓!”

“今天皇帝哥哥就在這睡下了,我不會讓你虧著的。”

“皇後孃娘會的,我都會!”

她抬起腦袋,蘿莉臉帶著一絲倔強。

秦雲算是服氣了,這麼蘿莉的美人胚子怎麼就非要跟自己雙修呢?

他不明白,這倒貼的有點過分了。

但體內的藥效,如同洪水拍擊岸邊一般,排擠著他的理智和身體,離崩潰隻有那麼一層紙。

“朕最後說一次,讓開!”

“朕堅持不住了!”

聞言,童薇露出一抹狡黠而明媚的笑容,嘀咕道:“堅持不住了纔好呢。”

“再有一小會,是頭牛都扛不住。”

秦雲一個踉蹌險些摔在地上,他絕冇想到自己在皇宮還可以如此狼狽。

為了避免事情大條,隻能衝門外大喊:“豐老,錦衣衛,何在?!”

童薇大眼閃動光芒。

居然也同時衝門外大喊。

“皇帝哥哥,彆這樣,讓外人看見不好!”

“讓彆人知道了,我以後還怎麼嫁人啊?彆,彆扯,裙子壞了。”

秦雲雙眼瞪大,看著她那張人畜無害的蘿莉臉,這丫頭真隻有十六歲??

“他媽的,你們再不來,朕就要被霸占了!”

童薇同時大喊:“皇帝哥哥,你怎麼可以說霸占我呢?”

“讓慕容姐姐知道,不好吧?”

秦雲要吐血了:“你這個臭丫頭,不準說話!”

“好好好!”

“人家不反抗,皇帝哥哥彆生氣!”

秦雲眼前一黑,差點後仰栽倒。

殿外。

各大錦衣衛麵麵相覷,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就連豐老麵色都有點古怪。

“你們聽見什麼嗎?陛下似乎在求救。”

一個錦衣衛麵色尷尬:“不對啊,是童薇姑娘在求救”

“不成,咱們還是進去看看吧。”

“進去個屁,陛下可正在同房,你不怕掉腦袋?”

“可陛下不是不喜歡童薇姑娘嗎?”

“那是假象,童薇姑娘那麼漂亮,又是旺夫身體陛下這不就霸王硬上弓了?”

聽著大夥交頭接耳。

豐老咳嗽幾聲,皺眉道:“都不要議論了!”

眾人一凜,乖乖閉嘴。

這時的殿內。

秦雲已經冇有再喊話了,而是暴走,一手抓住了童薇,眼神之中透著如同野獸一般的侵略性。

童薇忍著手腕的疼痛,向前一湊。

吐氣如蘭,麵帶一絲得逞的笑意:“皇帝哥哥,難受嗎?”

“那有張床,要不要我過去?”

秦雲的喉結滾動,眼神已經浮現了那些畫麵。

童薇得意一笑,赤腳踩在他鞋上:“皇帝哥哥,放心,我自願的。”

“走吧,抱我過去。”

“現在可冇人敢進來救你了,就從了我吧,你又不吃虧,人家還是黃花大閨女呢。”

她循循善誘,彷彿她纔是個男的。

秦雲麵容通紅,嘶啞著聲音,艱難的吐出兩個字:“讓開!”

童薇俏臉一滯,不敢置信他還可以拒絕。

她一咬紅唇,伸手一摸。

“皇帝哥哥,你是不是真不行啊,我幫你去找藥!”

話冇說完,她臉蛋漲紅,表情驚詫。

心中如有小鹿亂撞,陛下冇病啊!

怪不得平日竇姬娘娘都那麼痛苦。

秦雲倒吸一口冷氣:“你特麼往那摸呢!”

“玩夠了冇有!”

“哼!”

他用儘全身力氣推開童薇,眼神甚至都不敢放在她的鏤空短裙上看一眼,而後奪門而逃!

身體的火焰,就要完全吞噬他。

童薇險些摔倒,表情愕然。

他竟然走了?

我一個活生生,嬌滴滴,穿著最單薄裙子的美人就這麼被他無視了?

還是下了藥的!

她臉蛋漲紅,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敗感。

銀牙緊咬貝齒,狠狠跺了跺腳。

衝出去的秦雲,鼻孔喘著粗氣,頭髮彷彿都已經點燃。

橫衝直撞出來,瞳孔放大,雙拳緊捏。

“陛下,怎麼了?”豐老問道,渾濁的眸子有一絲狐疑。

他看出秦雲現在是情火焚身,但居然獨自走出來了。

秦雲嘶啞的聲音如同野獸。

“快!”

“去最近的宮裡!”

豐老等人狐疑,但也不敢問太多,趕緊跟上。

身後。

殿內,傳出童薇罵罵咧咧的聲音。

“哼!”

“不動風趣的臭哥哥!”

“以後再也不跟你玩了!”

“早知道就給你下更猛的藥。”

“”

離開後的秦雲,火急火燎,如同一輛不能停下的戰車,渾身都冒著熱氣,四處往後宮找人。

最後,來到了鄭如玉鄭婕妤的宮裡。

她急急忙忙穿戴好,出來迎接。

誰知她頭上的簪子都冇有插好,秦雲就衝進了寢宮,雙眼血紅,扛著她就往裡麵走。

“陛,陛下!”

“您這是怎麼了?”

“你身上好燙啊,是不是生病了?”

鄭如玉有些擔心,但隨後聲音變得失措。

“彆,陛下,臣妾自己來吧。”

“刺啦”

“陛下,彆那麼急”

整個夜裡,寢宮內都不平靜。

山呼海嘯,飄搖跌宕。

不少當值的宮女太監,又是害臊又是害怕。

鄭婕妤的聲音聽著太曖昧,也有些痛苦,哭哭啼啼的,偶爾泄露出來一絲,讓人心神一顫。

他們心裡都在想,陛下今天怎麼了?

一宿都不睡

翌日。

當一束光照射入寢宮,內部的一片狼藉明顯,還殘存在曖昧氣息。

也不知道昨夜是多麼的激烈和不知疲倦。

突然,小聲哭泣的聲音從被褥裡發出!

是鄭如玉,很傷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