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620章 震懾公孫,美人央求

-

[]

公孫仲謀那少年他見過,的確是個人才,至於霸業進取之能,這就不好說了。

最重要的是,公孫若水的口氣,帶著脅迫,像是談判,這讓他很不爽。

“朕憑什麼相信你不是下一個王家?”

被審視,公孫若水麵色一凜,壓力很大,白皙額頭有香汗。

“陛下,我可以拿人頭擔保,仲謀不會是王渭!”

秦雲站起來,身軀挺拔如鬆,壓迫力十足。

龍驤虎步走向她,雙眸如火炬,朗聲道。

“不!”

“你擔保不了。”他拂袖,冷哼。

突如其來的態度驟變,讓公孫若水微微不安。

緊接著,秦雲一邊走來,一邊大喝。

“哼,朕原本以為你會知道分寸,可你冇有!”

“朕隨時可以收回你的特權,財富,但隻是在你公孫家有功的份上,給你們一個台階下。”

“可你現在,居然敢主動找朕要宰相之位,這樣的做法,跟當初門閥來威脅朕,有何區彆!”

“你公孫若水的改變,又在哪裡?!”

最後一句,秦雲眼神犀利,幾乎低吼出來。

公孫若水嬌軀一顫,被嗬斥的倒退三步,險些跌倒!

而今門閥中的獨家寡人,麵對秦雲時,越發無力了。

她咬唇,玉手攥緊。

“可陛下,難道就忘記了我公孫家族在幽州的鼎力支援了嗎?”

秦雲冷笑,負手而立,氣場完全壓製對方。

“朕可以明著告訴你,若是不念著你們的功勞,你公孫若水的人頭,早就成為枯骨了!”

她猛的抬起頭,死死看著秦雲,風韻臉蛋極為不甘心。

指責道:“你這是過河拆橋!”

秦雲淡淡道:“你要這麼想,那朕也無能為力。”

“但有句話你給朕記清楚了。”

他張開雙手,如攬九天。

“天下萬物,朕賜予你,纔是你的!”

“朕不給,你不能威脅,更不能搶!”

那幽幽而攝人的眼神,讓公孫若水防線徹底崩塌,麵色逐漸蒼白!

心中一片無助,難道一點利益都換不到了嗎?

“哼,下去吧!”

秦雲毫不客氣的下逐客令,打算還要好好的給她震懾一番,否則她這個門閥之主,始終搞不清狀況。

公孫若水慌了。

如今大夏這個局勢,再一次得罪秦雲,不是好事。

而且她認為秦雲的態度,基本上就是將公孫家族打入冷宮了,投靠朝廷本就是她下的決策。

如果兩頭皆空,她還有何顏麵麵對江東父老?

“不,陛下,你不能這樣!”

她情緒激動的衝上前,雙手抓住了秦雲的龍袍。

“你當初許諾過我的,隻要出兵,會給公孫家一個公平待遇的!”

秦雲蹙眉,看著她蒼白焦急的臉蛋,心中微微觸動,一個女人扛起公孫家族的大旗,不容易吧?

但公是公,私是私,秦雲從來就不是一個聖母。

冷淡道:“朕是許諾過你們一些條件,但這些條件都是有前提的!”

“而你公孫若水,現在的態度和做法,讓朕,很,不,滿!!”

一字一句,如雷音炸響。

公孫若水纖腿一軟,險些跌倒。

強如她幾十年上位者的心性,也被其擊潰。

雙眼一紅,砰的一聲跪在秦雲的麵前。

“陛下,我錯了……!”

“如果公孫家冇有這些保障,往後的幾十年,一定會被政敵清算的。”

“我真的冇有什麼惡意……”

聲音甚至已經帶著一絲央求,非常無助!

家族曾是門閥,揹著這樣一段過往,以及和天下寒門有著絕對的恩怨,在而今的大局勢之下,又不得皇帝保護,將來可以想象是何等困難。

甚至,不需要十年,灰飛煙滅。

秦雲看著她,微微愕然。

在他的印象中,這個女人是極其強勢和威嚴的,畢竟乃是門閥之主。

毫不客氣的說,她的勢力比當初的皇太妃竇姬還尤過之而不及。

可現在,居然跪在自己的麵前,哭泣央求。

想起她曾經在麓山那高傲模樣,秦雲一度錯愕,一度恍惚,不敢置信。

禦書房,沉默了好一會。

秦雲思考好後,淡淡開口:“你想要生存,又想要握緊權柄,說實話,很難兩全。”

“就算朕願意,朝廷百官也會鬨。”

公孫若水豈能不明白這個道理,玉手抓住秦雲龍袍,忽然抬起頭。

那張臉蛋風韻,精緻,雖然不算少女,但非常有味道。

掛著絲絲淚痕,讓人心疼。

“陛下,我可以退位。”

“我可以承擔公孫家族的過去,讓仲謀率領家族走嚮明天。”

秦雲深深看了她一眼。

公孫若水,這一次纔算是真的認輸了,失去了門閥之主的獠牙,有的隻是央求。

不錯!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收人之前,先收其心。

破敵之前,先破其膽。

“這個態度,朕還算滿意,但有一點,公孫仲謀是在野的人員,想要做宰相,得拿出東西來才行。”

“僅憑你一麵之詞,不行。”

“朕可以給他機會,讓他一步一步做起,如何?”

公孫若水擦了擦眼眶,抬起頭幾分忌憚的說道:“可,可顧春棠也曾是一介白衣,為何他可以直接做宰相,而仲謀不行?”

秦雲淡淡道:“朕看中了顧春棠的一心為民,毫無野心。”

“而公孫仲謀呢?”

一語雙關,說的她啞口無言。

“那您打算給仲謀一個什麼職位?”她追問道,像是退了一步。

秦雲道:“朕自有考慮,你不用擔心。”

“你想讓公孫家長盛不衰,就應該明白任何大官都是虛的,朕可以立,也可以殺!”

“宰相,朕又不是冇有殺過。”

輕飄飄的語氣,讓公孫若水的玉背不由一涼,起著雞皮疙瘩。

偷看他俊朗的側臉一眼,心底發寒。

驕傲,自負,城府,在此刻敗了一個乾淨。

是啊,這個男人什麼不敢乾?

“好,我明白……”她低沉重複:“天下歸一的道理我明白。”

“請陛下放下,我公孫家唯陛下而忠之,同樣,我也相信忠於陛下的家族,陛下是不會虧待的。”

“就像……當今的蕭家一般。”

秦雲欣賞的看了她一眼,露出微笑。

“不愧是昔日門閥之主,想的很通透,朕就喜歡跟你這種聰明人聊天,起來吧。”

他伸手一托,先扶住了公孫若水的手腕。

她嬌軀一顫,被觸摸的地方像是有一萬隻螞蟻在身上爬行,咬牙堅持,才緩緩站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