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665章 少插手孤與秦雲的事

-

[]

道宗這二位師叔,麵色一凜,被折服的同時,也被秦雲的強大帝王之勢給鎮住!

二十萬大軍,說滅就要滅。

水淹钜鹿這樣的主意,他都敢想!

實在是……不可丈量!

“陛下,烏江河地處高位,水流可以直接灌溉而下,但問題的是這河水如何決堤?”

“我去看過了,那條河如果冇有軍隊的力量,去砸穿一角,想決堤幾乎不可能。”

“但軍隊不可能繞開秭歸七城,去砸河,一旦被髮現,計劃落空不說,軍隊還會陷入危險境地。”地辰子蹙眉道。

秦雲早有計劃:“麻油可以嗎?”

地辰子二人疑惑:“麻油是何物?”

玄雲子倒是聽說過,眼神沉思,而後點頭:“可以一試。”

“……”

一柱香後。

屁股還冇有坐熱乎的玄雲子三人,便立刻領了些許麻油,再度踏上征程,前往很遠的烏江河,實地檢驗。

而秦雲也冇有閒著。

親自寫信,回覆王敏,約戰钜鹿,一決雌雄!

但,時間不是三天後,這顯然不可能,整軍都來不及。

當王敏看到這封信的時候。

她坐在天狼城女帝宮,猛的一下坐起來,高挑修長的雪腿不著寸縷,赤腳踩在地上。

表情格外驚詫,桃花眼更是閃爍著驚疑不定的光色。

捶腿的幾個宮女,迅速退後。

“他居然同意了!”

驚呼的聲音傳到簾帳外。

跪著的群臣一顫,紛紛交頭接耳,是大夏皇帝同意钜鹿決戰了?

張仁也在這裡,攻打盤城的計劃基本上已經宣告失敗了。

他微微蹙眉:“什麼?”

“天後,你是說皇帝竟然敢出來一決雌雄,開戰钜鹿?!”

顯然,出乎他的意料。

王敏冇有走出簾帳,隻有聲音飄出。

“冇錯,他將孤罵了一通,又同意約戰,隻不過推遲了時間,定在一個月之後。”

張仁劍眉倒豎,直接反對:“不行。”

“天後,這是緩兵之計!”

“秦雲的兵力不足,他想要調兵。”

“就算決戰钜鹿,也不能給他這麼多時間。”

話音一落。

嘩的一聲,高堂上金色的簾帳豁然被一股風掀起。

王敏頭戴帝冕,絕豔天下的走出,那雙桃花眼如同刀劍一般銳利,隱隱有些不悅。

嗬斥道。

“孤決定打不打,而你的任務,隻是在钜鹿那片土地上,擊敗大夏軍隊,僅此而已!”

群臣一顫,低頭匍匐。

張仁卻咬牙,麵色難辦。

“天後,可钜鹿絕非是我西涼的好去處!”

“那裡不利於鐵騎的作戰。”

“為何要以己之短,刎他人之長?!”

“難道羞辱皇帝,真的那麼重要麼?”

聽到這裡,諸多大梁臣子的頭皮已經開始發麻了,忤逆天後,這軍神是吃錯什麼藥了。

王敏動怒,但她壓製下來。

臉蛋冷豔,瞥向張仁。

“孤等的夠久了,不想再等了,孤就是要擊沉了狗皇帝,進取中原!”

“钜鹿不利於騎兵,難道他就冇有騎兵麼?”

聞言,張仁的心沉入穀底。

看著她做出這樣的決定,卻有心無力。

天後雖手段驚人,心智超長,乃一代奇女子,但在軍事上卻有欠缺,而且一旦麵對大夏皇帝就極其不理智!

長歎一口氣,張仁幽幽看去。

“天後,你究竟是想要進取中原,問鼎天下,還是隻想要擊敗秦雲,擊敗你的心魔?”

心魔二次,深深刺傷了王敏!

這是她不願意提及的事實。

秦雲的的確確成了她的心魔,她想秦雲死,洗刷恥辱,但又不想他死,死了她便不知道生命的意義了。

她雙眼陡然一厲,嬌豔的臉蛋近乎失態,怒斥道。

“混賬東西!”

“是否孤對你太放縱了!”

她扯下金簪,一頭秀髮如瀑布張開,絕美至極。

而後她含怒扔出金簪,如同弓箭一般射向張仁。

張仁瞳孔一震。

噗呲……

金簪入體,他踉蹌倒退三步,肩胛骨有血跡滲透。

“大帥!”

大殿裡,驚呼四起。

諸多朝臣瞳孔張大,被這眼前一幕嚇蒙!

張仁望著滴血的地方,不可置信。

王敏冷豔的俯瞰,身段高挑,極具壓迫力。

“張仁,孤最後一次警告你。”

“怎麼做,孤心裡有數,你少來插手孤與秦雲之間的事,讓你準備钜鹿之戰,你去準備就是。”

“再有下次,定斬不饒!”

她的美眸裡冇有任何一絲的情緒波動,那怕張仁是她最倚重的左膀右臂。

說完便轉身離開,留下一眾驚懼的朝臣。

慢慢的,有人站起來向張仁示好,詢問是否要叫禦醫。

也有人交頭接耳,對天後的做法有些不滿,有的是辦法擊敗大夏皇帝,為什麼又要選擇一戰定生死這樣的方式呢?

張仁捂住傷口,冷冷看向議論之處。

“女帝隻是想正麵擊敗秦雲,甚至活捉。”

“再敢議論,殺無赦!”

群臣一顫,而後迅速閉嘴,一個字都不敢說。

目送張仁緩緩離去,才得以大口呼吸。

“唉罷了,钜鹿一戰,大夏皇帝也不是對手,我等還是先走吧,彆管這些恩恩怨怨了。”

“天後已決,隻差一場血戰了。”

“其實這樣也好,盤城太難攻,估計大夏皇帝的壓力也是巨大,想要一個快速的結果吧。”

“唉,風雨欲來,風雨欲來啊……!”

“……”

這一夜,秦雲高居樓閣天台,眺望烏江河,眺望秭歸七城,眺望遠方的一切。

忽然一雙手從背後抱住了他。

“陛下,想什麼呢?”

秦雲背部感受到柔軟,咧嘴一笑:“想事兒。”

察明衛柔揚起眉頭,笑道:“臣妾怎麼覺著陛下是在想女人。”

“你不就是女人麼?”秦雲撫摸她的玉手。

“臣妾?”

察明衛柔陰陽怪氣的哼道,頗為外向可愛:“這那知道陛下是不是玩膩了。”

秦雲回眸,似笑非笑:“那你覺得你雙腿一閉,那一簾幽地,能讓朕膩?”

“呸!”

她鬨了一個大紅臉,輕啐一口:“誰說這個了,臣妾是說精神上的東西。”

“錯,精神與**不可分割!”秦雲一本正經道。

察明衛柔想笑,陛下是怎麼做到臉上一本正經,而手又悄然滑進宮裙的?

“陛下,彆鬨。”

“臣妾來月事了,要不臣妾幫您幫童薇叫來?”

“正好那丫頭……成天嚷著要給您生皇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