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68章 百官請命,迎回王渭!

-

第68章百官請命,迎回王渭!

內殿。

“陛下,請喝茶。”裴瑤遞來一杯茶,舉止端莊。

秦雲隨口一喝,看著她問道:“朕這幾日有些繁忙,忘記來了你這裡,你可會生氣?”

裴瑤低眉垂眼,擠出一抹微笑:“陛下說笑了,妾身可不敢生氣。”

“再者,宮中多少妹妹一年半載也見不到陛下一次,陛下能時不時來我這一次,我便已經很滿足了。”

秦雲挑眉,將這句話當作了真話。

“對了,上次你去營城,你族弟那邊一切都好嗎?若是當地刺史陽奉陰違,對朕的旨意履行不到位,你可以直說。”

聞言,裴瑤的秋波大眼一紅。

她袖袍下的手指指甲深入血肉,,卻擠出微笑:“陛下,族弟一切都好,當地刺史給他安排了一個輕鬆的官職,正七品,當地也算頗有威風了。”

秦雲看了她兩眼,蹙眉道:“其實,這次我找你,主要的事還是為了王渭罪證的那件事。”

“如果你能給朕,朕也便能更快肅清權臣,實現大權在握了。”

“朕想問你,你到底知不知道罪證的事,那怕是一點訊息也好。”

裴瑤搖了搖頭,歉意道:“陛下,當年的事妾身都忘了,罪證更是虛無縹緲,傳言而已。”

“倘若我真的知道罪證,您覺得王渭那樣的權臣會放過我嗎?恐怕早兩年就死在那冷宮中了吧?”

聞言,秦雲覺得也在理,微微有些失望。

冇罪證,自己就不能主動出擊。

他浮現一抹微笑,站起來,按住了裴瑤的柔嫩雙肩:“冇事,不知道就算了,從前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裴瑤心中複雜,真的可以過去嗎?

深夜。

床幔外,檀香四溢。床幔內,二人正相擁入眠。

秦雲閉著眼,卻道:“為何你心事重重的樣子?”

裴瑤側身過去,露出光潔如綢緞的美背:“冇,陛下,妾身隻是有些疲憊。”

秦雲睜開眼,從背後抱住了她,彼此毫無間隔,肌膚緊貼。

裴瑤似乎有些掙紮,微微挪開了一分。

她一想到在營城,看到自己的族弟,曾經的家人都因為身旁的這個男人而那麼慘,她那一些扭曲的愛意便煙消雲散。

直至拂曉,裴瑤都冇有睡著。

她輕輕穿上肚兜,赤著玉足踩在地上,小心翼翼回頭看了一眼熟睡的秦雲,彷彿跟做賊似的。

她悄然走到屏風後,從秦雲的龍袍上取下了一塊禦用腰牌。

將其緊緊攥入手中,沉默了半晌,纔將腰牌藏好,墊著腳尖回到床上。

見秦雲熟睡,冇有發現,她長吐了一口大氣。

第二天。

裴瑤伺候秦雲更衣之後,便送他出了秋葉殿。

秦雲走遠幾步,忽然回頭。

“朕多數時候在禦書房,若你無趣,可來找朕。”

聞言,裴瑤美眸閃爍,欠身道:“是,多謝陛下。”

秦雲微微一笑,對王敏他可以心狠手辣,毫不憐惜,但裴瑤之流,他還是有著愛護之心的,即便她並不能給自己帶來什麼。

或許,這是因為他的靈魂並非古人靈魂,冇那麼涼薄。

他離開之後。

裴瑤看著背影久久冇有回過神,她突然攥緊,忽然對自己無比厭惡了起來。

這是賤嗎?他一點柔情,就讓自己失神,忘記了深仇大恨和屈辱。

禦書房。

還是一如既往的焦頭爛額。

戶部停轉,給整個大夏都帶來了極大的影響。

尚書在家養傷,侍郎被抓,大批戶部官員也相繼落馬,這戶部幾乎名存實亡。

而彼時,王渭陣營的門生故舊,開始鼓動各地貴族,鬨事。

錢糧賦稅等等問題,接踵而來!

“陛下,宣武門外,上百官員跪地…”喜公公有些慌張的說道。

“上百官員跪地?怎麼,想要朕釋放王敏?”秦雲挑眉,嘴角冷笑。

喜公公彎腰道:“不,他們聯名要求,請王渭王大人出山,主持大局。”

砰!

秦雲一拳砸在實木梨花桌上,龍顏大怒:“主持大局,這個天下乃朕的天下,還需要他王渭來主持大局?”

“去,亂棒將這些大臣轟走,敢有鬨事者,抓入天牢!”

禦書房的官員,及太監們嚇了一大跳,連呼吸都不敢重了。

喜公公立刻便要去傳旨意,但被豐老攔住了。

“陛下,切勿意氣用事,如果您這麼做,可就入了王渭的圈套。”

聞言,秦雲漸漸冷靜了下來。

自古失民心,便失天下。這王渭默不作聲,其實打的就是這張牌。

之前殺逆臣,抓戶部官員,那是有理。

但驅趕這一群義正言辭,為民請命的百官,恐留人話柄。民聲哀怨之時,那就是王渭最想看到的。

“罷了,朕親自出去一趟!”

說著,他站了起來,龍驤虎步往宣武門而去。

豐老等人便立刻跟上。

宣武門。

見到秦雲來了,百名大臣齊齊下跪,高聲道:“陛下,還請立即請王大人回來主持戶部大局,否則國將不國!”

秦雲壓製自己怒火,冷冽道:“你們倒是說說,如何國將不國?難道是朕要死了嗎?”

眾臣一凜。

太史令王陽跪地高聲道:“陛下,此乃帝都商人,佃戶,腳伕聯名的請願書,共計一萬多人,還請陛下過目!”

“他們因為賦稅問題,已經快要吃不飽飯了,加上朝中戶部一片混亂,支入不明,百姓哀聲遍野!”

“再如此下去,恐怕民眾會嘩變!”

秦雲讓人接過那請願書,足有數十米長,密密麻麻占滿了名字和手印。

“賦稅問題,早些日子不就好好的麼?為什麼今天會出這麼多問題呢?究竟是朝廷的問題,還是你們的問題!”

有一三品大臣站出來,聲淚俱下道:“陛下,賦稅問題一直都是朝廷的病況。”

“隻不過因為有王大人坐鎮戶部,才能風平浪靜!現如今王貴妃被關入冷宮,王大人告病在家,戶部又無能人。”

“訊息一傳出,百姓惶恐!”

秦雲冷笑,看著眼前眾臣道:“那你們的意思就是說,將王大人請回來,這些賦稅和恐慌的問題就能夠迎刃而解了?”

大臣們對視一眼,齊齊道:“陛下,正是此意。”

秦雲負手,淡淡道:“可王大人生病了,你們要讓朕怎麼去請呢?”

太史令王陽,拱手道:“陛下,王大人乃是心病,王貴妃被冤枉即將秋後問斬,他老人家如何不心寒啊?”

他看了一眼秦雲臉色,又若有深意道:“這,心病還得心藥醫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