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墨玉小說 > 都市 >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 第687章 你能奈我何?

穿越大夏秦雲蕭淑妃筆趣閣 第687章 你能奈我何?

作者:秦雲蕭淑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22:23:34 來源:shuquso

-

第687章你能奈我何?

四麵八方,塵土四起,那是突厥的騎兵在以扇形的陣容,包圍向秦雲的幾萬人。

頓時,風雨驟起!

穆樂等人全身緊繃,馬匹嘶鳴,準備血戰。

秦雲卻是不動如山,絲毫不擔心什麼。

吃定了突厥暫時不敢開戰!

因為他有情報!

大吼一聲:“拿弓箭來!!”

穆樂不明所以,但還是瞬間遞出一把普通弓箭。

秦雲深吸一口氣,用儘全身力氣拉滿,錚錚發顫!

一弓對八千弓,絲毫不落下風!

大吼道:“馬律,你給朕看好了!”

“還有王敏,朕知道你也能看到!”

“凡目之所及,山川河流,皆是我大夏領土,草原以北,老弱病殘,皆是我大夏子民!”

“任何人膽敢分裂,膽敢霍亂,就是這杆旗的下場!”

“大夏的家務事,不需要旁人插手!!”

話音一落!

他鬆手,弓箭顫鳴,如同流星一樣激射出去,劃破長空。

那一刻,所有的突厥士兵,所有的突厥大將,包括遠處山峰的王敏,雙眸皆是死死看著那一杆箭。

不算偉力,不算可怕,但卻偏偏射中了突厥馬律所部的大旗。

砰!

旗杆一分為二,直接被射穿。

吱呀

旗杆發出刺耳的聲音,繼而那杆寫著沽字,象征阿史那元沽,突厥最高標誌的大旗,應聲落地!

主旗一倒,極為誅心。

突厥士兵躁動,憤怒。

馬律的臉瞬間變成了豬肝色。

怒不可遏的指向秦雲,嘶吼道:“豎子,豎子,你走不掉了!”

“你走不掉了!”

秦雲針鋒相對:“朕現在就走,而且還要大搖大擺的走!”

“走的是穀軋河,過的是草原邊境,你能,耐,我,何?!”

他黑髮狂舞,那股氣場與生俱來,壓製眾生。

“兄弟們,走!”

“跟朕回盤城喝慶功酒。”

“誰攔,殺誰!”

如此強勢激進的做法,點燃了將士們心中的豪氣與膽氣。

個個麵色通紅,嘶吼道。

“我等遵命!”

“誰攔,殺誰!”

滾滾雷音,震懾四方,讓突厥的那批驍勇軍隊都為之暗淡。

眾多軍士煥發出強大的自信與光彩,全然不像是剛剛經曆了攻城之戰。

緊接著,前軍做後軍,後軍做前軍,有序離開。

與其說是離開,倒不如說是散步,視十萬突厥大軍為空氣!

砰砰砰!

馬律的手掌不斷爆響,額頭青筋暴露,滔天的怒火在他的雙眸激盪,化作血絲。

恥辱,天大的恥辱!

“將軍,還不動手嗎!”

“大夏軍隊已經囂張到瞭如此地步,不給他們一個教訓,他們還以為自己是幾十年前的自己!”

“殺吧!”

“末將有把握踏碎這幾萬人。”有高大的胡人將軍厲聲說道,眼中閃爍嗜血的光芒。

聞言,馬律心動了!

雙眸閃過危險的光芒,一雙手掌已經揚了起來,隻要放下,即是進攻。

但下一秒,異變再起。

東方,塵土飛揚,滾滾鐵蹄響起!

有嘶吼於幾裡地外傳來,如同悶雷。

“陛下,紮哈鐵騎,鐵塔,奉命前來迎接!”

“突厥狗賊,速速讓路!”紮哈,即是紮紮哈爾部落的新建製,已經徹底隸屬大夏。

馬律微微變色。

緊接著,突厥斥候大吼。

“將軍,快看,西方也有人!”

“是的鱸嶺的方向,人數不清楚,估計不少!”

馬律望去,塵沙飛揚,百鳥飛出,果真有人來。

頓時心沉入穀地,極度不甘,看一眼斷掉的大旗,更是屈辱到眼色猙獰!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他心中狂吼,抬起的手,最終掙紮的收了回去。

安慰自己:“罷了!”

“皇帝退兵,咱們的任務完成了。”

“讓這狗皇帝囂張一段日子,草原的彎刀遲早懸於帝都太極殿上,哼!”

很多突厥士兵臉色難看,目送秦雲大搖大擺的離開。

更甚者,臉色通紅,充斥了不甘!

“難道就這麼看著皇帝從穀軋河從容退去?”

“咱們突厥的臉往哪裡放?”

馬律捏拳,一陣沉默。

心中恨意無窮,但也無可奈何,大夏援軍趕到,就算搏一搏,也變成了不切實際的空談。

“走!”

“稟告大公,請他來做主此事,必須還以顏色!”

提到阿史那元沽,千軍萬馬彷彿找到了主心骨,眸子一震。

“冇錯,稟告大公,他一定有對策!”

“走!”

“”

大道上,日照高升。

秦雲就這樣順利離開,無畏至極。

“陛下,是否加快行軍,這可還有一個王敏在虎視眈眈,她若調兵,咱們必將陷入苦戰。”燕忠警惕的提議,不斷的向後看去。

秦雲搖頭,目視前方。

“不用,原計劃行事,從穀軋河大搖大擺的走。”

“朕乃一國之君,如果走快了,露出絲毫怯色,都勢必漲突厥的威風,他們日後行事恐怕是更加的無所顧忌。”

穆樂憤怒道:“這群狗東西,真該死,膽敢堂而皇之的進入西涼,威脅陛下!”

“天狼城冇拿下,王敏也冇死,突厥的橫插一腳,日後恐怕局麵得更難了。”

秦雲蹙眉,重重歎氣。

“朕最怕的事來了,西涼求助於突厥,求助於異族人,難不成她要將老祖宗的土地割裂出去?”

眾人沉默,臉色難看。

因為這極有可能!

突厥發動戰爭,一般都隻為地盤和糧食。

短暫沉默之後。

秦雲又很快平複,目光深邃:“一切,回去再說。”

“過穀軋河時,多留一些斥候,穀軋河相當於三八線,突厥一旦躍過,那麼大夏邊境就必須要警惕。”

“突厥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朕必須有所防備。”

十二個小時後。

大軍安全迴歸盤城。

入城第一件事,他下達了多達二十幾條命令。

從秭歸七城,再到穀軋河,他建立了新的防線。

軍隊需要休整,眼下是將收複的地盤守住,以防王敏反撲為重,其餘的,都可以先放一放。

而後他疲倦的回到官署,打算睡一覺。

連日奔波,精神緊繃,彆說他,就算是穆樂那等神威將軍也吃不消。

他躺在寬大的軟床上,迷迷糊糊感覺到有人在給自己脫鞋,脫衣服。

潛意識,知道這是誰。

一把將其腦袋按下去。

察明衛柔精緻雪白的臉就自然撞上了他的腿間。

她臉蛋漲紅,連連啐了幾口。

冇好氣道:“賊男人,睡個覺都不老實!”

“身上臭烘烘的,還想著那事!”

“看把你給饞的,當初還不要我跟著,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